當前位置: 首頁 > 創業 > 創業資訊 >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2017-07-05 12:15:59 編輯: 來源:http://caifu63442.cn 創業資訊 浏覽:

導讀: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共2篇)送外賣一個月收入過萬?月薪下降為4000元 僅為半年前一半(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孟燕 實習生 姜珊) 物流配送時間直接決定了外賣的客戶體驗,幾乎可以說是外賣的“生命線”。在配送方面,除了各外賣平台自建物流團隊及商家自送模式外,“零門檻”的衆包模式飽受诟病。送外賣一個月多少錢?業内人士保守估計,省...

篇一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送外賣一個月收入過萬?月薪下降為4000元 僅為半年前一半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孟燕 實習生 姜珊)

  物流配送時間直接決定了外賣的客戶體驗,幾乎可以說是外賣的“生命線”。在配送方面,除了各外賣平台自建物流團隊及商家自送模式外,“零門檻”的衆包模式飽受诟病。送外賣一個月多少錢?業内人士保守估計,省城有2000多名外賣騎手,平均一單可拿6元,送外賣月入過萬隻是個“江湖傳說”。

  “零門檻”衆包,配送模式有點亂

  “看我電動車後面這個保溫箱上就貼着招聘電話,現在正缺人,不少大學生暑假都來幹兼職了。”餓了麼蜂鳥配送騎手王先生表示,外賣訂單上漲讓平台的配送壓力驟增。

  近日,在誠基中心美團外賣一處配送點,記者看到兩名大學生正在應聘。簡單問了兩句後,配送點負責人就讓兩名大學生上崗了。“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就是得路熟,送得要快。”一名騎手叮囑。

  一位外賣行業内部人士坦言,外賣的各種競争現在都弱化了,表現出來的就是“搶人”,整個行業都缺人,和當初的快遞非常類似。其實,配送是外賣最重要的環節之一,目前外賣配送的方式主要有三種,即平台專送、商家自配送及第三方衆包配送。

  美團濟南地區相關負責人表示,配送商主要以美團專送為主,目前全市有60多個承包區,承包商負責招聘騎手,配置車輛、工裝等。“專送為主,對服務質量要求高。我們的衆包模式配送訂單很少很少了,也就有1%左右。”百度外賣方面也稱,以騎士配送為主,也有部分商戶自配送。餓了麼旗下則為蜂鳥配送。

  衆包配送模式是基于共享經濟興起的新興外賣配送方式,像美團、蜂鳥均有自己的衆包APP。而此前2014年6月上線的達達物流(現與京東到家合并)也屬于社會衆包物流,人人都能成為配送員,它有兩大優點:彈性大、固定成本低。但是,這種物流很難構成良好的用戶體驗,而且邊際成本高。

  記者在手機上下載了蜂鳥衆包,注冊上傳了身份證認證後,通過一個簡單的小測試,就能在平台上接單了。“他們既不穿工裝,也沒有健康證,設備都是自備的,特别不專業,保溫箱的衛生狀況令人擔憂。”在經曆一次衆包配送員送餐後,市民房女士吐槽。

  承包商有排他條款,比如做餓了麼就不能做美團。但是配送員沒有,像衆包模式,你隻要下載就能接單,不排斥同時下載3個平台,3個平台都開着。一位衆包配送員告訴記者,他下載了多個衆包軟件,可以多個平台同時搶單。“單子多了,就可能送得不是那麼及時,超時了會和商家或者用戶産生矛盾糾紛。”

  外賣騎手忙于送餐,午飯都是放到下午吃

  今年26歲的石開強是本地配送平台“曹操送”的一名外賣騎手,老家在德州臨邑的他已經做了一年外賣配送員。“又累又困,本地人基本沒有做的,都是外地人。”石開強表示,每天跑多少公裡他沒有計算過,但一天就要用掉三塊大功率的電瓶。

  記者注意到,他随身帶着兩部手機,還要帶上充電寶。“一個手機用來接單,另一個手機用來打電話,接單的手機固定在電動車把上,這樣方便。”中午接單的高峰時段是在11點到下午2點,下午則是從5點到8點。

  “午飯都吃不上,一般下午三四點後再吃。”石開強強調,他每天能送二三十單,一個月能掙4000多元,在行業内屬于中檔水平。

  “整個行業來說,人員流動來流動去大概就那麼多人,看哪邊補貼高些就去哪邊。我們算過,加上衆包濟南大概有2000人左右。”曹操送配送經理姜吉慶介紹,一個訂單産生了,先把訂單投送到訂單池(根據區域),如果規定時間内沒人接單自動轉到相應區域承包商,承包商實行派單,必須接,不接有高額罰款。

  他感慨,現在濟南外賣市場競争非常激烈,整個行業價格高,配送應該隻占20%左右。“但現在招不到人,也滿足不了配送員的基本收入保障,隻能平台大量去補,導緻現在價格非常高。”

  據介紹,目前濟南外賣行業内配送員一單可以拿6元錢。“像美團給到承包商代理9元,配送員6元。配送費5元一單,準時到店獎勵1元(15分鐘到店取餐),準時送達1元(一般30分鐘),加起來7元。平台收商家20%費用,分成兩部分,正常給承包商12%,剩下8%是平台專送的,加起來就是9元錢。承包商賺3元,毛利,還不包括站點房租、水電、人員管理費用、車輛等。”

  配送員收入階梯計費,每個月工作28天,保底收入3000元。“一個月最多拿到8000元,月入過萬就是傳奇了。需要對路很熟,電動車也不行,動力不足,摩托車還行。”

  記者調查:

  外賣送餐員行業調查:月薪4000元 僅為半年前一半

  本文/記者 溫婧 2016年06月13日

  在北京的街頭巷尾,不分時段,幾乎随時都能看到騎着電動車送外賣的小哥們的身影,送餐平台的遍地開花為在這個城市謀生存的打工者們送來了充沛的工作機會,但随着競争的日益加劇,送餐員似乎也不像以前那麼好幹了。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日采訪了幾位送餐員,通過他們的講述可以了解到這一群體目前的生存狀态。

  “我們這裡已經不招人了。”日前,北青報記者以應聘送餐員為名,撥打百度外賣平台方莊地區部某負責人的電話詢問,對方直接拒絕了記者的請求。據了解,目前多家網絡平台外賣員處于較飽和狀态。一名百度送餐員告訴北青報記者,今年2月,介紹一位老鄉或朋友來做外送員,公司會給300-500元的獎勵。随後逐漸取消了獎勵,如今則基本不招人了。【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北青報記者從包括餓了麼、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等幾個外賣平台的送餐員處了解到,最近由于人手多、季節性等原因,整體的工作量有所下降,工資也随之降低。目前,送餐員的平均工資大約為4000元,而半年前,可以拿到約2倍。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案例

  工資比半年前少了一半

  “不是迫不得已千萬别來幹這行,”郭永家說,“我都快40歲了,不像小夥子們跑得動了。”頓了頓,他又說,“小夥子幹這行挺可惜的。”

  郭永家之前是一名洗車工,4年前在同鄉的鼓勵之下做起了送餐員。之前,他在一家第三方物流公司送同城快件,外賣是午餐、晚餐高峰時段也會接的生意。一般是顧客直接打電話給飯店,飯店裡外賣員不夠用或天氣情況不好時,會出高價聯系第三方物流幫忙送外賣。但郭永家發現,随着幾大外賣平台發展得越來越好,同城快件這種方式漸漸式微了。看到百度等外賣平台送餐員的生意越來越多,自己的生意越來越少,他終于來到百度外賣,做起了一名送餐員。

  “是我想得太簡單了,”郭永家說,在老鄉的介紹下,他被安排在了方莊站點,這個站點有30多人。“一開始因為路不熟,我經常不能在規定時間内送到,”按照平台的規定,從顧客下單到送達,隻給餐廳和外賣員一共40分鐘的時間,一旦超時,便要被罰款。“就那麼點錢,還不夠罰的!”

  據他透露,自己的底薪是3000元,一月按照28天計算考勤,平均每天107元,也就是說,如果一個月上班的時間不足28天,便會按照每天107元被扣錢。此外,還有接單的提成,規定為200單以内,按照每單2元的價格提成;滿200單的部分每單提成4元,滿400單提6元等,以此類推,最多不超過每單提成10元。他表示,目前自己每個月能接300多單,一個月大約能賺4000元,并且平台不包吃包住,除去這些必要開銷,每月根本攢不了多少錢。

  “4000多元跟我們的辛苦程度比,真的不算多,這行越來越不好幹了,”他表示,公司實行搶單制,如果附近商戶有訂單,會推送到送餐員的系統中,自己看着合适的話就迅速搶單。大約一年以前,郭永家和自己的同事一天輕松搶到五六百個訂單,在合理安排路線的情況下,薪資差不多是現在的兩倍。後來,公司人越來越多,單子越來越難搶,尤其是淡季。雖然他已經總結出一套自己的規律,比如哪裡訂單多,應當如何蹲守,送餐路線的規劃,送餐和搶單的時間安排等“技巧”,但單子依然不像以前那麼多。

  他表示,現在公司已經不缺人了。“從對待招聘的态度就能看出來,我當時就是老鄉介紹的,因為介紹有獎勵。”郭永家告訴記者,今年2月,介紹一位老鄉或朋友來做外送員,公司會給300-500元的獎勵。随後逐漸取消了獎勵,如今則基本不招人了。目前,他所在的站點有不到30名外送員。

  他說自己年齡也不小了,“感覺有些跑不動了,”然而他也不願再找其他工作。

篇二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劉占男:90後美團外賣小哥工作9個月月入過萬

  原标題:月入過萬 90後美團外賣小哥的“北漂夢”

  每天晚上10點,下班前他都會在配送員的微信群裡曬今天的送量,有時候比昨天多幾單,有時候少幾單,按照他現在的月配送量,基本能保證月入過萬。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9個月的時間,這樣的收入讓他還清了之前的欠債,父母支持下在老家買了房子,準備裝修,今年計劃和相戀多年的女朋友結婚,生活于他而言,翻開了充滿希望的新一頁。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他身穿黃色制服,每日穿梭在北京通州區的大街小巷中,制服上的黑色袋鼠跟随着城市的律動行走跳躍,也見證了他每個日夜的奔走。

  

  這個人叫劉占男,今年26歲,東北人,2015年底加入美團外賣,用了9個月的時間,就成為幾萬名配送員裡排名前十的“金牌騎手”。

  “别人能,我也能”

  在大多數人眼裡,外賣配送員似乎是一份沒有太多技術含量的工作,接單、取餐、找路、送到客人手裡,似乎就這麼簡單。

  劉占男在成為美團外賣的配送員之前,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第一天上班,他就栽了跟頭,他所在的通州站站長給他派了三單,結果因為不熟悉路線,第一次配送外賣心裡頭緊張,每單配送全部超過一個小時,“差點沒給我開除了”,劉占男回憶道。

  你很難想象,一個人可以挖掘的潛力和能力有多大。從一天三單都配送不好,到成為片區的配送冠軍,一天配送超過60單,每單不超過40分鐘,劉占男隻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他是怎麼做到的?“我這個人性格比較要強,别人能行,我也能。”劉占男說。

  第一天工作遇阻,下班回家他就立刻和女朋友一起研究北京通州區的地圖,把通州區域的每一條街道,每一個小區和樓号等,在紙上一一的畫下來,第二天配送時随身攜帶、查找。每送一單前他都拿出圖紙對照位置,很快,劉占男腦海裡就有了一張活地圖。路線熟悉,配送起來就得心應手多了,加上智能配送系統不斷疊代升級,一天配送10單、20單、30單,訂單量越來越多,每天都在快速成長。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在保證配送量的同時,劉占男開始對自己有更嚴格的要求:每一單送餐的速度都要控制到40分鐘以内。之所以對自己有這種要求,劉占男從用戶的角度将心比心的說:”外賣的質量最重要的是要保證口感,送的快點,用戶能吃到更可口的飯菜。”因此,劉占男送餐的用戶對他的服務評價都很高,他幹外賣配送的這段時間,幾乎從未被客人投訴過。

  “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從2015年冬天到今夏,不管嚴寒酷暑,劉占男每天都騎着電動車、穿着顯眼的黃色美團外賣配送服在街上奔跑。

  說起九個月的配送感受,劉占男說:“這9個月的時間,冬天冷習慣了,夏天熱也适應了,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覺得很充實。”

  他剛來的時候,皮膚很白,體重160多斤,相對身高比較胖,9個月的時間,他瘦了20多斤,人也變得結實而黝黑。

  夏天熱的時候,劉占男随身帶着一瓶1升裝的水,一天要喝4大瓶,随身帶的毛巾擦濕了晾幹,幹了又被更多汗水弄濕。但他從來不覺得苦和累,有的同事中午送餐高峰期過後會休息一兩個小時,但劉占男很少休息,“習慣了不覺得累”。

  “這份工作讓我挺起了腰闆”

  在加入美團外賣前,劉占男做過很多工作,跟朋友合夥開過燒烤店,因為資金糾紛散夥,也做過廚師,做過生意,賠了好幾萬塊錢,和女朋友一度陷入靠信用卡透支生活。

  “現在外債還清了,我們就準備開始攢錢,等我對象上班了我倆一個月也有1萬4千左右的收入,一年我們就能攢下10萬塊。”

  月入過萬,算下來劉占男一個月要跑1200多單,但生活有了奔頭和希望。

  “現在讓我回老家找一個單位上班,每天固定在一個位置上不動,真的感覺挺不習慣的。”劉占男說:“有時候我們站長看到我也覺得我太累了,常勸我歇一歇,但我自己幹習慣了,反而訂單量越多,跑的越有勁。”

  送外賣也讓劉占男嘗到了人間的酸甜苦辣,雖然大多數人對他的工作都給予理解與支持,但他也碰到過不講理的客人。他有時候感覺到有些人還是會瞧不起他們的工作,“我們靠自己的勤奮掙點錢很正常,我覺得美團外賣的工作讓我在别人面前挺起了腰闆,也是我新生活的支撐,我感覺自己已經離不開了。”

  後記

  在北京,像劉占男這樣奮鬥的青年還有千千萬萬,“北漂夢”,見證了幾代理想青年完成人生跳躍,也見證了中國經濟的崛起。如今的北漂,不僅白領、中産階級生活難,藍領生存更難,欠薪、工作超時、環境差、工資低等,困擾着很多同樣追求夢想的藍領。近年,随着O2O和“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更多的開始連接傳統行業,“鼠标+水泥”成為新的趨勢。這些新興的互聯網公司,為大量的藍領提供了一份體面的工作:更高的收入、有保障的待遇、靈活的工作時間以及被尊重和成就感。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生活因此有了新的希望:隻要你足夠勤奮努力,又願意動腦學習,就會多勞多得。

  北漂夢,對他們而言,

  如今也變得真實而可行,

  新生活,可以再夢想。

相關熱詞搜索:美團騎手一單多少錢 美團騎手搶單神器
1、“美團騎手跑單規律”由中國招生考試網網友提供,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歡迎參與中國招生考試網投稿,獲積分獎勵,兌換精美禮品。
3、"美團騎手跑單規律" 地址:http://caifu63442.cn/chuangyezixun/867941.html,複制分享給你身邊的朋友!
4、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将在24小時内處理!